預告、人物簡介、劇情 分集劇情

 

 

 

劇情介紹

描寫了王世子與將朝鮮八道的水私有化且擁有強大財富與權力的組織編水會所做的正義鬥爭。

1700年代的真實歷史事件水資源私有化為題材,講述了王世子與霸佔朝鮮八道水資源的強權勢力鬥爭抗衡的故事,

是一部融合了政治與愛情元素的歷史劇。俞承豪他將在劇中扮演正義果敢,與惡勢力對抗的世子李愃;

金所炫扮演的是因為父親的死向世子復仇,卻在不知不覺中與世子相愛的聰明少女李佳恩。

 

 

人物介紹

 

 

李愃-俞承豪 飾演

 

本應該享受人最高的王權,卻和相愛的女人一起抱起王權帶著死的覺悟進擊..因為愛情變成英雄的男人。

 

身為世子沉重的責任感,難以理解的政治,寬敞卻空蕩的東宮...對世子來說宮殿從來都不是溫暖的地方。但是最累的是要戴著‘假面’生活。

 

世子一直追問王為什麼要戴著假面生活。

 

 

李佳恩-金所炫 飾演

 

為了向將父親斬首的世子報仇,卻成為使世子重返王座的女人,沒有被報復心埋沒,選取的瞬間一直都是愛而不是恨,選取了愛民而不是利己之心。

 

成為受萬民愛戴的中殿的女人,不知是否因為身上流著武人的血,不同於平常女人的胸懷的她,代替早逝的母親照顧貧窮的武官的生活,好奇心變成責任感,強大獨立的性格變成一種生活能力。

 

 

 

異線/李愃-金明洙 飾演

 

庶民出身,假王。

 

擁有賤民不該有的聰明的頭腦和火的氣運的男人。在心愛的女人面前不是賤民,不是假王,為了以一個男人站在她面前..因為愛情想成為真正的王,愛情就是他的全部。

 

他很聰明,但是賤民有聰明的頭腦卻一無是處,反倒會成為負擔。從出生為屠夫的瞬間就貧窮,無法學習,不可能變好的命運的他更沒有童年。

 

 

 

金華君-尹邵熙 飾演

 

編修會首長的孫女。

 

大木的孫女。雖然是編水會的孫女,但因為愛上世子而背叛家庭的女人。

 

為了實現不可能實現的愛情付出了所有,即使被拒絕,為了愛情,為了世子,成為編水會的打編水。

 

因為愛情變得越來越狠毒的女人,和朝鮮時代其他女性不同,只為了自己而活。雖然不是代代相傳的高位兩班,但是是可以左右朝鮮的大木的孫女。

 

 

 

大木-許俊豪 飾演

 

編水會最高的首領。

 

一直保持溫和的笑看起來很柔和,卻能看穿人心利用到自己的理財上的人。

 

代代都是王室的走狗,因為忠心於王室的父親和暴君先王而失去心愛的妻子。

 

下決心成為他們的主人而不是王室走狗的大木。所以和金寧大軍聯手殺害先王後把他當成了王。

 

 

 

友寶- 樸哲民 飾演

 

前成均館司成,世子的老師。

 

在成為成均館司成之前就以學者身份名聲在外,已經拿到了成均館大司成的堂上。

 

但是被卷入世子戴假面的事件中,身為御醫的哥哥慘死獄中,自己也被革職。

 

之後就隱居在西小門之外專心研究學問。現在雖然將就著生活,但是每次都拒絕朝廷的除授。

 

 

 

 

 

李青雲-申譞洙 飾演

 

正義像石頭像泰山的用劍高手。

 

魁梧的身高和結實的身體,特別男子漢又乾淨的外貌,在世子後面默默站著也有超強存在感。

 

原原本本繼承父親劍術的他。從小教文弱的世子劍術,亦師亦友。

 

為了輔助說明世子能成為心係百姓強大的王,決心做他的護衛武士。比任何人都更深了解世子,一直相信世子,豁出性命輔助說明世子的真正的護衛武士。

 

 

 

朴武夏-裴裕嵐 飾演

 

壓抑著橫沖直撞的個性,努力安靜生活的膽小官吏。但是和圭浩當‘揚水廳水士’的時候被抓到義禁府。

 

雖然是圭浩的囑托,但是因為害怕說了假供詞保住性命的武夏。眼睜睜看著圭浩被斬首嘗到的痛苦和自責改變了他。

 

再也不說謊再也不屈服,不害怕堂堂正正和編水會鬥爭!表面雖然謹慎陰險狡詐,但是是正直的人。是世子信任的同僚。

 

 

 

梅蒼-李彩英 飾演

 

是眾所周知擅長詩和伽倻琴的名妓,但是隱藏在面紗下得出身和身份的神秘女人。

 

在倭館輔助說明世子形成緣分。成為世子重要的情報通,但是也有她自己隱藏的不為人知的秘密...

 

 

 

金雨才-金炳哲 飾演

 

為了符合父親的要求不斷努力卻無法得償所願的人物。成為大木的繼承者,想獲得父親的認可成為了大編水..但是大木替代了雨才後對不信任自己的大木心存埋怨。

 

為了在父親和心愛的女兒的面前表現不同的樣子一直煞費苦心的人物。

 

 

 

趙太浩-金英雄 飾演

 

勢必要出息的入骨的欲望,在成為揚水廳廳長後為難百姓,惡毒的賣著水,獲得巨大的利益。

 

進入編水會後忠誠於大木而非朝鮮的他在沒有門第沒有能力的情況下爬到了管理揚水廳廳長的位置,已經出息了.....

 

 

 

坤-金瑞慶 飾演

 

從小被培養成暗殺者,根據指示的只是行動的他,成為花君的護衛武士後守著她根據她的只是行動,然而...

 

 

 

王-金明秀 飾演

 

雖然身為聖君備受尊敬但是誰都不知道他的內心。有好學君主的一面也有火爆的脾氣,讓大臣們害怕的兩面的王。

 

依靠編水會成為王,但是勵志要變成百姓的君主。每次都因為編水會受挫,所以希望世子不要重蹈自己覆轍。

 

為了防止編水會將世子變成傀儡皇帝,不被他們左右的強大的王,一直讓世子戴著假面生活。

 

 

 

中殿-金宣敬 飾演

 

代代培養平安道監事的朝鮮最高武人家庭出身,雖然和編水會走的近但是內心無視並怠慢編水會。

 

外表是王室最高的女人,像萬千百姓的母親一樣仁慈溫和,效忠於王....就這樣處在害怕失去在王室裡的地位..為了生存下去守住權力用盡各種權謀手段。

 

 

 

瑛嬪李氏-崔智娜 飾演

 

和中殿不同,不是權勢之家的女人,也沒有野心和政治色彩,所以深得王的喜愛。以賢惠溫和的品行,尊老愛幼深得人心卻...

 

 

 

李范宇-鄭鬥洪 飾演

 

有名的劍師,能文能武,被叫做朝鮮劍術第一的人物。他慎重寡言,知道王所有的秘密也依舊活著的心腹。

 

相信擁有強大力量的君主會打敗編水會,給百姓帶來安定的生活,一直堅信著並保護著王,計劃著打擊大木的時候...

 

 

 

賢實-宋仁國 飾演

 

知道異線所有的秘密,共用內心的唯一的人物。異線是假王的事實對他不重要、‘我侍奉的王只有你一個。

 

就算當成逆賊之臣刺死,我也絕不會擁護兩個王。’只忠心一人的他像忠實的狗一樣到最後為止以異線的臣子守在他身邊。

 

 

 

韓尚宮-鄭亞美 飾演

 

中殿進宮的時候帶來的人,中殿的心腹。

 

 

 

尙賢-李大路 飾演

 

輔佐3代王的內官,內侍。

 

 

 

韓圭浩-全盧民 飾演

 

正義職位的人物,能夠做出公正判斷的判官,名聲非常高。遇到評判水的私有化的小世子,看到未來光明的朝鮮而開心的他。

 

受世子之命暗中調查揚水廳,因編水會的計謀陷入死的危機...告訴世子記住自己的死,在編水會的鬥爭中贏,好好照顧佳恩..

 

 

 

劉善則-樸賢淑 飾演

 

從小養育佳恩。對佳恩的感情與眾不同。丈夫被殺已經很悲傷了,兒子也突然行蹤不明,堅定的等著異線的母親。

 

 

 

異線父-鄭海均 飾演

 

在揚水廳腳夫幹活的時候為了救小癟癟偷了水而冤死。

 

 

 

小癟癟-高娜喜 飾演

 

異線的妹妹,在市場幫媽媽照顧生意,也幫友寶跑腿精明機靈的小孩。

 

1 - 李煊出生戴上假面

 

在一片美麗搖曳的花海中,許多少女戴著潔白的面紗,採摘著那鮮紅欲滴的花朵,然後將它們做成藥丸形狀。

然而,誰又能想到,這花朵便是罌粟,它雖然有著妖豔的外表,但它的毒卻比世上任何鳩毒都要強烈,

一旦沾染此物,就要一直服用,如果停止,體內的毒素就會四處擴散,最後導致死亡。

在朝鮮,自古以來就存在建築技術責任人的秘密決策組織邊首會,自朝鮮王朝成立起就成長為強有力的幕後勢力。

此時,邊首會的首長大木一臉凝重地對錦齡大君李允說道,每逢月圓,若不服用罌粟,就會承受剜心之痛而亡,

然而,這就是加入邊首會的條件。李允思忖片刻,毅然決然地服下了罌粟!他發誓從此會堅守邊首會的原則,

如有違背,必死無疑!大木告誡李允,會因此付出代價。李允此時瘋了一般地表示,自己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只要能夠除掉先王,成為朝鮮的王。

 

十年後,觀像監給大木呈上一張文書,上面寫著,庚金輔佐壬水,生時黑龍臨水,

此乃飛龍遇水之四柱,若王能登上寶座,欲成良朝明君。此時,宮廷內的王子即將誕生,

大臣告訴李允殿下,王子出生的時辰非常重要,如果亥時出生,就會成為百姓之水,

拯救黎民蒼生,必將成為明君,否則就會短命。此時,王妃明明已到生產時間,

但為了這個吉時,她拼著全身力氣,終於抻到了亥時生下了王子,這就是朝鮮的元子。

 

李允抱著兒子,取名為李煊,他發誓要讓兒子成為不同于自己的王,

不做任何人的傀儡。邊首會為了祝賀元子出生,獻上了罌粟花,同時,

大木向李允提出了過分的要求,他想要朝鮮的水資源。李允雖然身受罌粟的制約,

但他也不願水資源落入大木之手,便沒有回復大木,同時令人保護李煊。

大木見李允竟然毫不回應,很是氣憤,他便指使手下悄悄給李煊下了罌粟之毒,而且,

只有下毒之人手中才有解藥,否則,李煊就會喪命。

 

李允來找大木理論,大木讓他仔細想想,是誰幫助他登上了王位,大木堅持提出條件,

要朝鮮的水資源,建立揚水廳,把治水工事全權交給邊首會。李允沒辦法,只能答應,

以此換來了解毒水,救了李煊一命。從此以後,李允在李煊身上寫下的“煊”字,

每當中毒就會顯現出來,李煊的血變得很強大,幾乎百毒不侵。李允為了防止邊首會逼迫李煊入會,

準備廢除元子宮,假稱李煊因病毀容,隱藏李煊的真面目,給他戴上面具,希望他強大起來,

終有一天擺脫假面。從此以後,只有李允、李煊生母、禁軍別坐三人見過李煊的真面目,其他人如果看了李煊的臉,殺無赦。

 

揚水廳從全國各地選拔挑夫,為百姓們送水。一開始,

百姓們很反感花錢買水這件事,但挑夫低價把水送到家門口,百姓們也就逐漸接受了,

揚水廳完全買斷了水源,一旦天氣大旱,泉水乾涸,百姓們便只能從揚水廳取得水,等到那時,

水價就會漲到千金。李允深知其害,但無奈自己一直是傀儡,無法反抗。

 

此後,在王宮內,李煊一直戴著面具,但他並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帶著它不可。

李允只能告訴兒子,是因為生病才戴著面具,只有病好了才能摘下。李煊調查過去的事情,

發現自己出生後不久曾經病危,由御醫友沁和成均館司成友寶覲見。

 

李允要為李煊挑選妃子,大木的孫女叫金花君,她也在候選之列,但金花君對此並不感興趣。

金花君是一個很高傲的女孩子,她對當王妃並不感興趣,私自在王宮內恣意遊走,

誤闖到李煊的溫室裡。李煊在溫室裡並沒有戴面具,金花君還以為他是個雜役,便指使他幹活兒,

李煊見這個女孩子見到了自己的真面容,怕她被殺,趕緊捂住她的嘴,讓她不要做聲,

救了她一命。金花君已經明白了,救了自己的假面人就是元子李煊,她已經喜歡上了英俊瀟灑的李煊,芳心暗許。

 

於是,金花君告訴大木,自己想當世子妃。大木有些惱怒,孫女不應該和王室的人攪合在一起,

因為朝鮮是掌握在邊首會手裡的。大木有些懷疑,難道孫女看見了世子的臉?金花君想起,

李煊曾經囑咐過自己,不能把在溫室發生的事情說出去,於是,她便沒有告訴爺爺真相,

只是宣稱自己聽聞世子的臉毀容了,對其很感興趣。

 

大木覺得頗有蹊蹺,加入邊首會,只需要那個人的臉和名字,所以大木找來殺手坤,

讓他去調查一下李煊的底細。而後,大木聚集手下,準備抓住世子,強迫世子入會。

另一邊,李允帶著李煊去求雨,一路上,百姓們對李煊的假面議論紛紛,

李煊心裡很是不舒服,他強迫隨從千秀戴上自己的假面,換上自己的龍袍,

而自己則穿著隨從的衣服,準備去找友寶,李煊不知道,正是這個舉動救了自己一命。

李允得知大木召集軍隊,趕緊去看望李煊,發現世子竟然不見了。

 

此時,李煊正遊走在集市上,他的英俊面容吸引了許多女子,李煊第一次感到如此高興。

但是,當李煊看見民不聊生的景象時,內心受到了極大震撼,他發現百姓們每天都要花高價喝水,

覺得不可思議。負責為揚水廳賣水的是一個年輕男子,他是個賤民,被百姓們打倒在地。

李煊正看著亂成一鍋粥的場面,坤突然騎馬而來,要抓住並殺死李煊,李煊匆忙逃跑,撞到了一個叫韓佳恩的美麗女孩子。

 

2 - 賤民李煊與世子同名揚水廳為非作歹傷人性命

 

李煊被坤一路追趕,他趕緊火速逃跑,中途撞到了一個美麗女孩,韓佳恩,漢城府左尹的女兒。

關鍵時刻,韓佳恩把李煊掩護起來,沒有讓殺手得逞,李煊看著眼前這個溫柔動人的女孩,

不由得怦然心動。李煊一路跟隨著韓佳恩,他稱自己叫千秀,是一個書商,

而韓佳恩正好喜歡讀醫書,李煊無意中提到自己準備找友寶先生,巧合的是,

韓佳恩的醫術就是友寶先生所教。於是,她便準備帶著李煊去找友寶。

 

韓佳恩帶著李煊來到友寶居住的村落,發現賣水賤民的家也在那裡,

原來,這個衣衫破舊的賤民與韓佳恩早就相識。他們找到友寶先生時,

李煊發現昔日的大學者如今竟然變成了一個酒鬼。李煊問友寶,是否知道世子戴假面具的原因。

友寶意味深長地笑了,稱自己知道,然後他反問李煊,可曾知道什麼是邊首會?李煊在父親的保護下,

從不知道邊首會的厲害,他一頭霧水。友寶提出了條件,今年的降雨量是去年的兩倍,

可是今年的水井卻乾涸了,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只有李煊找出這個問題的答案,自己才能告訴他,世子為什麼非戴面具不可。

 

李煊從友寶先生那裡出來,他一副公子哥的樣子令賤民很是不滿,兩個少年廝打起來,韓佳恩連忙去拉架。

李煊驚訝發現,這個賤民的名字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樣。賤民李煊因為身份低微,無法參加科舉,

可是,他卻一直在努力學習,這個人雖然卑賤,但是聰明好學,有機智的頭腦。

 

另一邊,李允把千秀扮成了世子的模樣,訓練他按照世子的樣子說話。但是,

李允還是十分擔憂兒子的安危,他便派出青雲暗中查找世子的下落。

青雲是禁軍別將的兒子,與世子情同手足,雖然青雲並沒有見過世子的臉,但他能辨認出世子的聲音。

 

賤民李煊的父親是揚水廳的挑夫,母親是佳恩的乳母。他的母親又懷了孩子,

馬上快臨產了,但脫水症很嚴重,於是,佳恩三人趕緊去揚水廳取水,世子李煊這才發覺,除了揚水廳,

別的地方都弄不到水。可是,揚水廳不管人命關天,以過了時間為由,堅決不賣水。賤民的挑夫父親冒著危險,

從裡面偷了一桶水,這才使妻子平安生產。在揚水廳取水的過程中,青雲正好路過那裡,

恍惚中似乎聽到了世子的聲音,而金花君也跟隨父親路過揚水廳,她真切地看見了世子李煊。

金花君把世子李煊逃跑的消息告訴給大木,大木決定趕緊比李允先一步找到世子。

 

友寶告訴世子李煊,王之所以讓世子戴上面具,就是為了保護他免遭傷害。然後,

友寶話裡有話地說,暫時擺脫假面的生活雖然很自由,但最好還是戴上吧。

 

晚上,世子李煊跟隨佳恩回到漢城府左尹家裡借宿。第二天,幾人正在談話,賤民李煊突然趕來,

稱挑夫父親因為偷水罪被揚水廳抓走了,性命攸關,想請漢城府左尹幫忙。可是,揚水廳勢力龐大,

擁有自律審判權,漢城府左尹表示無能為力,世子李煊很是氣憤,指責漢城府左尹為官不仁。

無奈之下,漢城府左尹只好出馬,但揚水廳卻還是不依不饒。

 

青雲找到了世子李煊,他想趕緊把世子帶回去,但李煊怕揚水廳為非作歹,

他戴上青雲帶來的面具,在眾人面前亮出身份,救下了偷水的挑夫,金花君和韓佳恩都在人群中,佳恩沒有認出帶著面具的李煊。

 

世子調查發現,揚水廳故意壟斷了所有水資源,他很疑惑,

為什麼朝廷不管這些事情呢?底下的官員戰戰兢兢地表示,揚水廳向來倡狂,沒有人敢與其作對。

世子趁青雲不注意,留下字條,命令佳恩的父親和參軍朴武夏共同徹查水路工事,

然後世子獨自離開,他跑到集市上,興奮地和佳恩在一起,這一切被金花君看在眼裡,痛在心上。

 

賤民李煊背著挑夫父親往家走,半路被人打暈,當他醒來後,看見父親被吊在樹上,

已經死了,這一定是揚水廳的所作所為。賤民李煊要為父親報仇,正好被青雲遇到,

世子也及時趕到,為了阻攔賤民復仇,世子亮出了真實身份,可賤民卻認為是世子害死了自己的父親,

如果世子沒有出手,揚水廳也不會如此報復。世子決定要為死去的挑夫報仇,他把象徵自己身份的玉佩送給了賤民李煊,作為承諾。

 

另一邊,大木已經得知,孫女認識世子,他派人將青雲、世子、賤民李煊圍了起來,準備射殺。

 

3 - 韓佳恩父親被判斬首從容赴死大義凜然

 

大木派人包圍了世子李煊、賤民李煊、青雲,準備置他們於死地。青雲施展武藝,逃出生天,

坤馬上追趕過來,長劍直刺世子,突然,坤一眼看到了賤民李煊手中握著的玉佩,便認定賤民才是世子。

青雲帶著兩人倉惶逃走,沒有落入大木之手。另一邊,大木質問孫女,為何不能抓住世子,

很明顯,金花君對世子動了真感情。而金花君的父親堅決反對此事,決不能讓女兒嫁給“無臉”的世子。

 

青雲為了保護世子,胳膊上受了箭傷,世子對此很是過意不去,但青雲只要誓死守護世子。賤民的母親失去了丈夫,嚎啕大哭,

十分傷心,韓佳恩便在一旁好言安慰。世子李煊在青雲的守護下回到了李允身邊,他想讓賤民去向父親當面陳述冤情和揚水廳的胡作非為,

但李允只留下了世子一人。他對兒子說出了這些年的良苦用心,以及為了躲避邊首會的迫害,不得已讓兒子戴上面具的事實。

世子一時震驚不已,他不敢相信,經常告誡自己要體恤百姓的父親,竟然只是邊首會的傀儡。

李允準備尋找一個和李煊同名的孩子,來代替他,迷惑邊首會。

 

漢城府左尹為了挑夫得罪了邊首會,還奉世子命令調查邊首會,李允迫不得已,

只能下旨處置漢城府左尹,還把兒子禁足了。韓佳恩眼睜睜看著父親被抓走,

她在後面苦苦追尋,可是毫無作用。漢城府左尹被關了起來,李允來到牢籠面前,

痛心疾首地告訴漢城府左尹,如果現在和邊首會作對,那他和世子都會死於非命,

所以,自己不得不棄車保帥,以漢城府左尹假傳世子命令為由,將其斬首。

漢城府左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忠臣,他甘願捨棄自己性命,保護世子和國家周全。

李允答應漢城府左尹,會好好照顧他留下的女兒。

 

李允得到了漢城府左尹的支持,他放出了李煊。世子李煊趕緊來見漢城府左尹,

想讓他逃跑,可漢城府左尹一心求死,捨生取義,不願逃跑。世子見他倔強,

便去找韓佳恩,漢城府左尹意識到,這個曾經借宿在自己家裡的年輕人就是當今世子。

李煊讓韓佳恩找地方躲起來,自己一定會救出漢城府左尹。韓佳恩不明白,

自己的父親什麼都沒做錯,為何非要逃走呢。

 

金花君快要過生日了,她向大木提出生日請求,希望大木能把殺手坤賜給自己。

韓佳恩已經藏到了安全的地方,李煊來見漢城府左尹,但他已經決定赴死,

並且叮囑世子李煊,邊首會實在太強大了,現在不是對付他們的好時機,

如果世子在不成熟的狀態下,與邊首會對抗而丟失性命,還有誰能拯救百姓呢?

李煊熱淚盈眶,漢城府左尹不僅是一個忠臣,也是韓佳恩的父親啊!

如果他因為自己而死,自己該如何面對韓佳恩?漢城府左尹大義凜然,能成為對抗邊首會的一員,他已經覺得很驕傲了。

 

李煊回到父親身邊,繼續請求父親收回成命,放過漢城府左尹。這時,

千秀前來彙報,邊首會傳來消息,如果世子不處置漢城府左尹,

就會把世子身邊的人一一處死,說完話,千秀就口吐白沫,中毒倒在地上,命不久矣,

李煊流著淚摘下了面具,千秀從小侍奉自己,這是他第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看見世子的容貌。千秀笑著說,我們東宮真是很英俊呢,然後就死去了,

李煊抱住千秀,哭得很傷心。偷偷潛在房梁上的金花君看見一切,也很傷心,她囑咐坤,絕對不能傷害李煊,否則自己會活不下去的。

 

最後,李允還是判決漢城府左尹斬首,找人冒充戴著面具的李煊,

親自斬下漢城府左尹的頭顱,韓佳恩目睹著這一幕,心如刀絞。

 

4 - 王宮殿內遭突變李允死在大木手下

 

漢城府左尹在刑場上從容赴死,可韓佳恩怎能看著父親命喪刀下,她拼命撲上去,

懇求那個戴著假面的殿下,不要殺害自己的父親,就連圍觀的百姓們都口口聲聲為其求情。

漢城府左尹大義凜然,他當眾告訴大家,自己因為假傳了世子的旨意,所以願意以死謝罪。

友寶先生在人群裡看著這一切,心中悲切。戴著假面的人其實是青雲,不是世子,

李允知道世子下不去手,便找人代替他。當真正的世子趕到刑場時,漢城府左尹已經被斬首,

而韓佳恩也暈倒在地,世子悲憤不已。

 

友寶先生氣衝衝地來見大木,原來,當初大木還只是朝廷的走狗,但他的妻子被無端被害,

大木悲痛欲絕,便向友寶先生請教,如何才能守護自己珍愛的人。友寶先生指點道,

只有從野狗變為狼,從奴隸變為主人,才能守護愛人。於是,大木便拜倒在權力之下,

直到創立邊首會,成為全朝鮮最可怕的人。友寶先生盯著大木,當初自己指點他,

並不是讓他利用權力胡作非為,迫害百姓。但大木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也不肯悔改,友寶只得離開。

 

世子來找友寶先生,聲淚俱下地懇求先生指點,如何才能徹底清除邊首會,

友寶先生讓世子以新的眼睛去看待事情。世子失魂落魄的模樣讓金花君很心疼,

她心裡也很矛盾,因為自己畢竟是大木的孫女。大木決定在三天后舉行入團儀式,

讓李煊入會,所以,李允急於尋找一個和世子同名的人,頂替上去。

失去父親的韓佳恩痛哭流涕,傷心欲絕,她希望能找到世子,當面問一問他,

為何要殺害跟隨信任的臣子?世子在一旁看著傷心的韓佳恩,感同身受,可是他也沒辦法告訴佳恩,

自己是世子,並不是自己殺了漢城府左尹。

 

賤民李煊向世子毛遂自薦,願意替代世子去參加入團儀式,世子想起大木的指點,

覺得這是個好辦法。而李允卻懷疑賤民的動機,他嚴刑逼問,最終確定賤民不是大木派來的奸細,可以讓他頂替世子。

 

世子來看望韓佳恩,他寬慰著傷心的佳恩,自己願意永遠守護她,然後,

世子送給佳恩定情信物,從此時起,佳恩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當晚,

韓佳恩在父親的衣服口袋裡,發現了當初世子留給父親的字條,白紙黑字寫的清楚,

是世子命令漢城府左尹去調查邊首會的。韓佳恩很憤怒,父親分明是奉了世子的命令,

可是卻無端被殺,她來到殿堂前,砍斷了旗幟,嘶喊著要和世子理論。

李允得知此事,才想起自己答應過,漢城府左尹,要好好照顧他的女兒。

 

賤民李煊代替世子去參加入會儀式,大木摘掉了他的面具,一旁的坤和金花君一眼就看出來,

這不是真正的世子,但他們沒有聲張,稱這就是真正的世子。大木在讓假世子入會後,

便帶領軍隊殺入王宮,正當禁軍別領和李允陷入重圍時,真正的世子趕到,他情急之下喊李允為父王,

這讓大木立刻意識到,眼前的人才是真正的世子!於是,大木讓手下抓住世子,

自己則殘忍殺死了李允,世子悲痛欲絕。

 

另一邊,李允的母親也被邊首會毒害,正巧韓佳恩來為漢城府左尹討說法,

李允的母親已經奄奄一息,她告訴佳恩,殺害漢城府左尹的兇手其實是邊首會,

另外,一定要把東宮罎子裡的東西交給“千秀”。

 

 

創作者介紹

YO 咪 娛樂日報

YO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